张大风全球个人授权网站

论文发表

主页 > 论文发表 >

徐渭艺术创作中的美学主张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4-07-07  浏览次数:

徐渭艺术创作中的美学主张

张大风

 

徐渭之所以能在绘画、书法、诗文、戏曲诸方面取得伟大的成就,与他独特的美学思想内在主导作用是分不开的。一介布衣的徐渭,可以说他是明后期文艺思想解放的先驱,他的美学思想具有卓越的代表性,其独具特色的美学思想与他所处的社会环境以及特殊的生活阅历等因素关系相密切。

 

徐渭的美学思想散见于他的创作实践、及各种诗文题跋中,后人为他所作的研究论著或文集中亦有。虽然徐渭没有留下专门的绘画论著,但丝毫不逊色于理论家。

 

“文艺载道”是中国美学史上一直延续并发展的思想之一,所谓“道”,就是天地万物的本体,也是文艺的本体。从徐渭的生平实践、学术源流、诗文作品及师友对他的评述等文献中,都可以看出他的美学观点是以“文以载道”为根本出发点的,并不断地丰富和发展了这一思想。在徐渭看来,“道”无所不在,无时不有,一切事物中都有道的存在,从事艺术最根本的问题就是要把握“道”这个内在本体。

 

从“文以载道”的美学思想出发,徐渭提出“艺术贵在写情”的美学思想,这也是他自己艺术创作实践的指导理论,徐渭的绘画、诗文、书法等无不抒写性情,无不流露出震慑人心的真率。
常人心目中作为富贵花的牡丹,徐渭却以泼墨写之,虽没有牡丹的富贵特征,却恰恰强烈地表现了徐渭的品格性情,画的是牡丹,表达的却是梅竹的品性,徐渭把笔下的形象作为自己感情的化身,注重精神内涵,而不是被动地受制于客观物象,客观物象正如桥梁,真正目的是到达彼岸,即抒发情感。

 

徐渭在评论别人的作品时也是以“艺术贵在写情”为尺度。如他在《青藤山人路史》中评杜甫的诗时写道:工部佳处,人不易到,乃在真率写情,浑然天成。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徐渭认为杜诗流露出真挚的感情,这才是其佳处所在。

 

再如,徐渭在评论《琵琶记》时说“从心流出”;又在为同学诗集所作的序言中明确提出“古人之诗本乎情”;还在《选古今南北序》中说“人生坠地,便是情使”,“摹情弥真,则动人弥易,传世亦弥远”。

 

徐渭的这种美学思想贯穿于自己的各种诗文书画及各种评论中,徐渭认为“兴观群怨”的作品,是“如冷水浇背”,令人“陡然一惊”的,给观(读)者的心灵以强烈的震撼,只有流露出真挚情感的作品才是最感人的。

 

对于艺术形象的描绘,徐渭追求的是“不求形似求生韵”,“舍形而悦影”。此类美学思想无疑是强调绘画的写意性,从而使绘画的形象更简洁概括,更洗练生动。“不求形似求生韵”不仅仅是追求客观世界自然物象的神采风韵,更为重要的是追求创作主体内心世界和个性的抒发表达。正如徐渭自己所说,写意画不能“枝剪叶裁”,不能“葫芦依样”,而要“旷如无天,密如无地”,“能如造化绝安排”,画面是画家主观情思的表现,为表露内心情感应不受制于自然物象,而要“破除诸相”。

 

徐渭绘画中或夸张变异,或概括剪裁的独特的形象描绘,没有自然原物的外形,一挥而就,横涂竖抹,给人的感觉却极其生动真切,意趣盎然,这在于徐渭抓住的是物体的内在本质精神,而非物体的外在形象,这样就可以“笔有未到而意已足,形有不备而神已全”。
他有一首题《枯木石竹》的绝句:道人写竹并枯丛,却与禅家气味同,大抵绝无花叶相,一团苍老莫烟中。还有一首画竹诗:山人写竹略形似,只取叶底潇潇意,譬如影里看丛梢,那得分明成个字。在题《蟹》诗中也有关于形的描述:虽云似蟹不甚似,若云非蟹却亦非------。

 

另外,在徐渭的很多诗文诗文书画评序中,都有他对于艺术形象的美学观点,他在《夏圭山林图卷》的题跋中写道:观夏圭此画,苍洁旷迥,令人舍形而悦影。他称赞夏圭苍茫空灵的山水能使观者忘掉山林的形似而获得山林影的美感享受。徐渭“不求形似”的美学思想与 文人画所标榜的“逸笔草草,不求形似”是一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