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大风全球个人授权网站

论文发表

主页 > 论文发表 >

无声诗里颂千秋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4-07-07  浏览次数:

无声诗里颂千秋

张大风

 

绍兴偏门外木栅桥,埋着明代杰出的画家、书法家、文学家、戏曲家、及诗人徐文长。长年伴陪他的是几座规模宏大的越国王陵及一个普通守墓人。徐先生在此静静地躺过了414年。
徐渭(1521----1593),初字文清,改字文长,号天池山人 青藤道人,山阴(今浙江绍兴)人。
据《明史 文苑传》说他“天才超轶”,十几岁即模仿杨雄《解嘲》作《释毁》的文章。二十岁考取山阴秀才,但以后的八次乡试都名落孙山,终身不得志。

徐渭死后二十年,“公安派”领袖人物袁宏道偶于友人陶望龄家翻到一本徐渭的诗文稿,在灯下读了几篇,不禁拍案叫绝,惊问此人是今人?还是古人?竟拉起陶望龄一起彻夜阅之,“读复叫,叫复读”。而后袁宏道不遗余力地搜罗徐渭的文稿,研究徐渭,大力宣扬徐渭。袁宏道还写下中国古代文学史上著名的人物小传——《徐文长传》。后来其追随者不计其数,其中有清代的八大山人朱耷、扬州八怪中李宗杨、李方膺、郑板桥及近代齐白石都是其追随者。直到现代,徐渭的作品仍在不断地放射出耀人的光彩。

“无求不着看人面,有酒可以留客谈”,代表江南文化繁华的古都绍兴,对于徐先生依然是“无酒怎能留客谈”的冷清场面。

徐渭多才多艺,诗文书画俱佳,自谓“吾书第一”。徐渭书法方圆兼济,轻重自如,笔墨纵横,貌似狂放不羁,其实暗含秩序,为后来书家效仿。徐渭书法以行草为特佳,能以隶书笔法溶入行书,尤具独创。其行草效苏、米之风。他对王羲之的法贴心摹手追,但给他的影响最大的是宋人,其中取法最大的是米芾。他在《书米南宫墨迹》一跋中激动地说:“阅米南宫书多矣,潇洒爽逸,无过此贴,辟之朔漠万马,骅驹独见”。

他的草书,是他内心情感的宣泄:笔墨恣肆,满纸狼藉,不计工拙,所有的悲愤、苦闷都郁结在笔画中。他对自己的草书评说“:高书不入俗眼,入俗眼者非高书。然此言亦可与知者道,难与俗人言也。”

徐渭学画时间众说纷纭,但他在写意花鸟方面创出了令画史不容抹煞的功绩,令人惊羡。他广博精深的学术功夫、诗文修养、书法技能,加之对绘画的长期涉猎,独特领悟,大有渠到自然成之势。于是他独辟新境,开辟一代新画风,也是偶然中的必然,不足为奇了。

徐渭的画既有简笔大写意的境界,又是纯然水墨的天地。他的画笔法草草,不求工整,形象多变,不求象物,重在表现意趣性情,如其狂草,称谓 “写意”。而较之以前写意画家的简笔写意画更加简练概括、放逸超豁,所以后人称他的绘画形式为“大写意”画法。

明代花鸟画较盛,在徐渭之前与其同时代并齐名于画史的陈道复,写意花鸟雄豪狂放,有过前人,然造型尚重于似,笔墨尚重于法。而徐渭之画则在此基础上,有开创性的突破,用笔更为减省,挥洒更为超逸,造型不求形似,画法更为戏谑,画面更为概括,气概更为雄放,而意味尤为深笃。四百多年后的今天,仍给人以赏心悦目之感,令人拍案叫绝。

历来画富贵艳丽的牡丹都着色,徐渭则不墨守陈规,纯然以水墨绘成,别具一番韵味。而其画大部分都为水墨画,传世作品除少部分如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杂花册>>,上海博物馆所藏〈<花果卷>>等用少量颜色外,其他大量作品皆纯然以水墨绘成。即使他的着色画,也是在水墨基础上略施彩色而已。

何以让徐渭的画不求形与色呢?他一首题画诗中云:“不求形似求生韵,根拔皆吾五指裁”,另一首题画诗道:“墨中游戏老婆禅,长被参人打一拳,涕下胭脂不解染,真无学画牡丹缘。”有人评徐渭对绘画的态度是随意、漫不经心的,是对水墨的一种游戏,但笔者不甚赞同。相对与书法,其绘画或许有“无心插柳柳成荫”之嫌,他对绘画的态度有所散漫,但绝不是漫不经心。


上一篇:醉里乾坤大  
下一篇:徐渭书法解析